首先是关于梅山教

根据现有文献推测,早期梅山教所接触到的可能是宋代道教中的新兴符箓派如“天心正法”或“神霄派”等教派。

新符箓道教;梅山教;道教

梅山教渊源于古梅山地区,是古代梅山民众的原始宗教。北宋神宗年间,章惇经略荆湖,以武力开拓梅山,使“古不与中国通”的梅山峒民成为宋王朝的“编户齐民”,古老的梅山宗教也与汉文化有了交流的机会。在今天湖南地区梅山教的口传历史中,有“张五郎五州拜法”的传说,叙述梅山教的“启教祖师”张五郎向太上老君学法,与太上老君的女儿“急急”私奔,并由此获得道法的传授。这一传说实际上反映了早期梅山教徒向道教学习的经历。

根据现有文献推测,早期梅山教所接触到的可能是宋代道教中的新兴符箓派如“天心正法”或“神霄派”等教派。这些道派的特点是以内丹外符合用,以所谓“雷法”的运用为特色。从现存湖南梅山教的一些实物数据和口传历史来看,其中确有受宋代新符箓道教影响的痕迹。

首先是关于梅山教“北极驱邪院印”的问题。梅山教运用的印信中有名为“北极驱邪院”者,这并不是梅山本地宗教的原有内容。“北极驱邪院”是宋代新兴符箓道教的重要信仰内容,来源于唐代“北帝教”的“北帝信仰”。宋代新兴符箓道教“天心正法派”以“三符”、“两印”为其法术的主要内容,“两印”之一就是“北极驱邪院印”,传说其创始人饶洞天为“日值元君北极驱邪院使”。

其次是关于梅山教“三元法主”信仰和“申、萨、葛、许、张五天师”信仰的问题。梅山教所供奉神偶除“启教祖师”张五郎外,尚有三元法主和申、萨、葛、许、张五位天师和四值功曹。除“张五郎”属梅山原始宗教之外,其余神偶都移植于道教。在梅山教崇奉的五位“天师”中,除具体情况不明的申天师外,其余四位都与宋代新符箓道教的“雷法”有密切的关系。“三元法主”是早期正一道的神灵,在宋代符箓道教中也有一定的地位。

最后是关于梅山道教教派传承的问题。梅山教师、道二教分流,但又并行不悖,两者之间影响至深。梅山道教部分派别传承的是宋代新符箓道教中“神霄派”。在戴卿石道士的道教科本《道教启请科》中,列出祖师神灵110位,其中可考者大都为宋代以后的“神霄派”道士。

在湖南和广西等梅山教流传区域,有张五郎、张赵二郎、闾山九郎等人学法的传说,地点或是闾山,或是龙虎山,或是抚州。据考证,闾山即是庐山。无论是庐山、龙虎山还是抚州,都在今江西境内,这一区域正是宋代新符箓道教诸派的主要活动地区。宋代新符箓道教诸派,无论是“天心正法派”、“神霄派”、“净名派”或是陈楠以后的道教南宗,都以劾治鬼神、行使雷法为号召,与魏晋神仙道教、唐宋内丹道教面目迥然不同,但却与宋代南方的巫术信仰一拍即合,在宋以后的南方地区得以广泛流传,这在宋人洪迈《夷坚志》关于“天心正法”的诸多记载中可以得到证明。宋元明时期,随着湖南地区的开发,不断有江西等地的移民进入湖南,道教新符箓派的信仰内容很可能是随着移民的浪潮而逐步移入湖南,并被融合在梅山教的信仰系统中。

梅山教是湖南地区梅山先民的原始宗教信仰,在其发展过程中,不断受到道教和佛教的影响。梅山蛮信仰道教当始于两晋时期,许逊、吴猛、梅子真等人皆曾赴湘中蛮区传教,但当时“不通中国”,即使有道教传入影响也很微弱。北宋章惇“开梅山”之后,梅山文化才有了与汉文化大规模接触和交流的机会。两宋之际巫法盛行,又正值道教新符箓派兴起,诸种文化交流碰撞,对梅山教的既有形态起到了极大的塑造作用。在今天广西等地的瑶族道教中,道徒自称“梅山弟子”,以梅山教为渊源,又号“串通闾梅二教”,应用道教仪式,反映的应当就是宋代“开梅山”以后梅山教和道教融合的艰难过程。

有学者鉴于《夷坚志》中记载的“天心正法”,以及瑶族道教中关于“北极驱邪院”的信仰,提出梅山教所传承的道教教派是“天心正法派”。然而,《夷坚志》的作者洪迈对于道教的情况并不熟悉,只是用“天心正法”一词统括当时流行的新符箓道教“雷法信仰”,《夷坚志》中也有关于神霄派创始人王文卿、林灵素的大量记载。“北极驱邪院印”虽然为“天心正法派”的重要法印,但却渊源于唐代“北帝教”,宋代“雷法信仰”流行之后,其他教派亦有以此为号召者,如白玉蟾就自称“五雷副使知北极驱邪院事”。因此,“北极驱邪院印”是否为“天心正法派”的独家法印,尚存疑问。

宋代的新符箓道教对梅山教产生过重要影响,但具体梅山教所传承的是何教派,已无法考证,需要有新的文献材料的支撑。

(作者单位:湖南省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opyRight © 2015-2020 app3522vip-3522葡京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.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