卧室成了“副书房”面前的阎老中等个头,面容清癯,但目光炯炯,声音洪亮。他很热情地带记者先参观他的家。虽然之前早有心理准备,但是阎老的“副书房”,着实让记者开了眼。阎老家31平方米的客厅,书架就占了一半的墙。十几平方米的书房,书架上堆的、地上摞的、桌子上摆的,全是书。记者只能踮着脚侧着身观看。这时,阎老笑眯眯地邀请记者参观他的“副书房”,原来这是他的卧室,但实际上除了一张双人床,都是书。“你看这是什么?”阎老得意地问,“呵呵,玄关还做了四排书架呀,怪不得我一进门就感觉门道有点窄。您不会连晾台也不放过吧。”记者打趣道。此言一出,阎老哈哈大笑:“你说对了,那里光线好,累的时候,我就换到晾台继续写作。”阎老讲了一件趣事:有一次他搬家,因为书很多,就对搬家公司的人说可以加些钱,在阎老的真诚劝导下,搬家人从50元加到100元,阎老嫌少主动加到200元,结果那次搬家仅搬书就搬了八大车,搬家人苦不堪言。让历史变得生动起来西汶艺术网“您今天又是清晨4点开始工作的吧?”之前在与阎老的电话中,已了解到他的作息习惯:早4点起床工作,晚11点休息,多年如一日。没想到阎老哈哈大笑:“今天两点就起床了,因为下午要出差,我得把时间给补上。”71岁的老人了,这样“拼命”,身体哪受得了?阎老摆了摆手说:“最近我参加的活动多了,所以必须抽空补回我的研究时间。每天我有太多的资料要研究,很多的读者来信要回复,哪里睡得着啊。”阎老递给记者一封刚收到的信,这是一位落款“老学生”、身患重病的九旬老人写的,信中称赞他所著的《正说清朝十二帝》“卓然大家,博雅精深,平生所未见,亦闻所未闻,老眼生明,茅塞顿开……”近些年来“戏说”历史成风,特别是一些清史题材的影视剧尤甚。从努尔哈赤到宣统,无一不在“戏说”。人们为什么会突然高度关注起“正说”的历史来?阎老认为:“戏说”的出现,虽然丰富了人们的文化与娱乐生活,但“戏说“太多了,人们分不清历史和游戏,常把“戏说”当正史,这对青少年正确了解历史尤其不利。对于清王朝历史,新中国成立以前,整个政治和史学界基本的调子是“反满、排满、仇满、抑满”,缺乏公正的评价。新中国成立后,由于不能为帝王将相歌功颂德的特殊文化氛围,清史学界又错过了一次机会。“文革”之后拨乱反正,应该“正说”了,但这时候小说、影视又“戏说”成风了。可以这样说,人们渴求“正说清史”已有100年了。电视讲坛上讲述296年的清朝历史,容易流于枯燥、冗长和乏味。如何拨开重重历史的迷雾,破解桩桩历史疑案,让历史变得生动起来,让平民百姓听得津津有味?为此,阎老费了不少脑子,《正说清朝十二帝》其实也正是找到了一个巧妙的吸引人的切入点。“比如讲咸丰,我把太平天国作背景,然后从咸丰几个错误讲起,45分钟六个错误是不够讲的,于是我就选了三个错———错坐了皇帝宝座,错离了皇都北京,错选了顾命大臣,开场就吸引了大家。”“研究清史是我的根本”西汶艺术网[
徐蕾《人民日报》)<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opyRight © 2015-2020 app3522vip-3522葡京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.
网站地图xml地图